法律援助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援助 >> 正文
律师受委托为涉嫌贪污罪被告人王某林进行辩护案
发布时间:2021-11-02 来源: 点击数:
【案情简介】

被告人王某林,男,中共党员,中国晶某微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涉案公司1993年以前叫河北邢台玻某总厂,1994年—1996年实施改制,民营企业部分叫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国有企业部分改成河北晶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国有独资公司,简称“晶某集团公司”) ,但民营企业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中仍有少部分国有股份。

2000年,邢台市建材局主管的河北晶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被市委、市政府确定为股本结构改革调整试点单位。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中的国有股份,全部由公司股东购买、国有股份退出,本次股本结构调整后的纯民营企业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国晶某微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晶某股份公司”)。同时,原来的晶某集团公司还存在,国有资本在晶某集团公司,留存国有资产2906万元,其中包括黄某大酒店。晶某集团公司(国有)与晶某股份公司(民营)是两个牌子一套人马。晶某股份公司的下属科室——实业公司代管晶某集团公司的国有资产。

2010年6月,被告人王某林、李某贵和公司书记李某江商量发放拖欠的晶某股份公司领导层2007年度奖金,确定了要发放的人员及每人的奖金数额,并在 2010年6月23日召开的晶某股份公司党政联席会上通过。因晶某股份公司没钱,当时未能发放,王某林数次督促李某贵抓紧落实。2010年8月,李某贵电话告诉王某林实业公司有钱可以发,经王某林同意后,李某贵安排王某恭、郭某滨从实业公司的账户上支取含56. 7万元国有资产黄某大酒店租金在内的共98万余元现金,交给晶某股份公司党办室,党办室收取该现金后,按照拟定的人员、金额进行了发放,剩余的20余万元存放于晶某股份公司财务部保险柜。该98万余元现金从实业公司账户上支取后,实业公司账目记载已将该笔款项交晶某股份公司财务,但晶某股份公司财务账户上并没有记载收入该款项。

另查明,2004年 7 月河北晶某集团公司因下属单位黄某大酒店需要维护装修,向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币七十万元。

公诉机关指控王某林、李某贵与具体承办的财务管理人员郭某滨、王某恭共同贪污,即采取该款不入账的方式予以侵吞,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四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请求依法判处。一审法院判决上述四被告人无罪后,公诉机关提起抗诉,坚持指控四被告人构成贪污罪,抗诉请求二审改判。

【代理意见】

辩护人在本案一二审中的基本辩护意见为:

一、应该把本案被告人王某林等人的行为,放到案发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中去看待,而不是脱离开这一国企改制的历史背景

1.涉案企业的演变与国企改革历程:涉案公司1993年以前叫河北邢台玻某总厂,1994年—1996年实施改制,民营企业部分叫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国有企业部分改成河北晶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国有独资公司,简称“晶某集团公司”) ,但民营企业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中仍有少部分国有股份。

2000年,邢台市建材局主管的河北晶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被市委、市政府确定为股本结构改革调整试点单位。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中的国有股份,全部由公司股东购买、国有股份退出,本次股本结构调整后的纯民营企业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国晶某微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晶某 股份公司”)。同时,原来的晶某集团公司还存在,国有资本在晶某集团公司,留存国有资产2906万元,其中包括黄某大酒店。晶某集团公司(国有)与晶某股份公司(民营)是两个牌子一套人马。晶某股份公司的下属科室——实业公司代管晶某集团公司的国有资产。2004年 7 月河北晶某集团公司因下属单位黄某大酒店需要维护装修,向河北邢台晶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币七十万元。

2.本案是一个从国有企业改制过来的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过程中发生的问题,主要是一个改制的民营企业与改制前遗留的老企业实业公司之间存在的财务往来不规范问题。基于历史渊源,两企业之间在财务上长期存在着一定的资金借贷往来。比如,长期以来作为民营企业的晶某股份公司就长期受托管理着作为国有资产管理企业或部门的实业公司,并为实业公司支付财产管理、维修、维护、工人工资等费用达四五百万之多,在2004年还直接出借给作为国有企业的黄某大酒店装修费用70万元。而本案涉及的56. 7万元实业公司国有资金出借给民营企业晶某股份公司的问题,也只是财务往来的一部分。即使存在记账不规范的问题,因该企业尚未彻底改制完成,也只是国企改制过程中发生的问题,这一问题必将在国企改制彻底完成时予以清算,并不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这一问题也是近年来国有企业改制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为此,中共中央、国务院、最高院、最高检出台系列文件,均明确表示涉及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的问题,应坚持用历史的眼光客观,看待与保护,切实坚持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

二、从犯罪构成的主观要件上看,被告人王某林没有犯贪污罪的主观故意

1.通过一二审庭审调查可以查明,被告人王某林并没有与其他被告人层层配合侵吞国有资产的主观故意。被告人王某林在外地出差时接到被告人李某贵的汇报,说实业公司账上有钱可以发奖金了,王某林同意。两个被告人是正常的汇报工作和听取工作的关系,被告人王某林对如何发奖金没有具体指示,王某林甚至对涉案款项详细来源并不清楚,王某林作为董事长,以其职务身份,其也不用知道涉案款项的来源。甚至事实上,被告人王某林在案发时与其他被告人就此事没有任何沟通,更谈不上层层配合的主观故意。起诉书、抗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林与其他被告人层层配合,无相关证据支持。

2.被告人王某林、李某贵等人自始至终一致认为用于发放奖金的该笔款项是借入到晶某股份公司总部的钱,是晶某股份公司自己的钱。所以,被告人王某林始终认为他们是在使用晶某股份公司的钱发放奖金,显然,被告人王某林等人并无侵吞国有资产的故意。

3.检察机关依照晶某股份公司财务负责人即被告人王某恭的说法,推定财务部收入该笔资金没有记收入账,系公司领导的意图,不能成立。经过一二审的审理可以查明,被告人王某林确实没有指使其他被告人将涉案款项隐匿或者指使王某恭将该笔资金不入账。相反,王某恭自己身为财务负责人没有尽到工作职责,没有如实下账。尽管王某恭上述行为违反了财务制度,但他没有将涉案款项去向进行隐匿。依照我国刑法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在检察机关并无确凿证据证明本案王某林等指使王某恭不要将涉案款项下账,就不能推定这是领导的意图,否则违背刑法基本原则。

三、从犯罪构成的客观要件来看,被告人王某林没有贪污的客观行为

1.被告人王某林等人根据公司经营情况,通过会议形式决定给领导层发放奖金,是企业正常的经营行为,具有正当合法性。

2.被告人王某林等使用本企业临时借用其他关联单位的资金,用于发放奖金是合法的。包括本案涉案资金在内的共计98万元款项,从实业公司通过一定财财务往来手续,借入到晶某股份公司,在性质上属于晶某股份公司与下属单位之间的资金往来借贷。借入这笔资金后便成为晶某股份公司对实业公司的负债(应付款)。晶某股份公司使用该笔收入,给单位职工发放奖金,领取该笔奖金的人不应构成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国有资金)。

3.晶某股份公司借入资金没有记账的行为,只是财务人员的一时失误,并不能以此推定被告人王某林等构成犯罪。需要强调的是,实业公司借出资金是有资金去向记账的,即便晶某股份公司没有记账,该笔款项并不会以此而流失。同时晶某股份公司收入该笔款项计入财务账,也是财务人员的基本职责,而不需任何领导的指使。因此,该笔收入没有在晶某股份公司记账,只是财务人员的失职,而不应认定为与领导合谋构成贪污犯罪。

综上,本案被告人王某林等人的行为,依法确实不构成指控的贪污犯罪。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以维持原判。

【判决结果】

一、一审判决被告人王某林等四被告人无罪;

二、二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裁判文书】

一审判决: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法院(2017)冀0503刑初27号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冀05刑终220号刑事裁定书。

【案例评析】

犯罪嫌疑人王某林是邢台市著名企业家、邢台市首批国有企业改革的企业领导者,且涉案的犯罪事实正是发生在原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的行为,政策性、法律性都很强。

律师作为犯罪嫌疑人王某林的辩护人,在全面了解与掌握本案事实证据以及有关法律政策后,做了无罪辩护。案件历经一审,检察机关抗诉引起的二审,最终二审法院裁判支持了辩护律师的无罪辩护意见,宣告犯罪嫌疑人王某林无罪。

这起案件的处理,对于划清国企改革中罪与非罪的界限,保护参与国有企业改制的老企业家的合法权益,具有一定的代表与示范意义。

【结语和建议】

这是一起发生在我国早期国企改制过程中,企业经营行为罪与非罪的典型实例。由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国企改制的早期仍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阶段,与国企改制配套的法律尚不完善,主要是一些政策措施予以指导,带有很大的探索性质。因此,从保护与鼓励改革的精神出发,在处理涉国企改制过程中的刑事犯罪案件时,我们必须坚持用历史的眼光看待国企改革的不规范与完善,切实贯彻“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

同时,由于这类案件涉及的政策性、法律性都很强,我们作为案件的辩护律师在承办案件时,除了要掌握现行的法律、政策外,还必须把自己置身于当时的历史中去,弄懂、掌握当时的法律与政策规定,特别是当时有关国企改制配套的法律与政策规定。坚持历史与现实相结合的原则,为这类案件提出相应的辩护意见,立足我国的现行刑法理论与法律规定,科学看待早期国企改革过程中一些不规范、不完善,甚至错误但尚不构成犯罪的行为,切实划清国企改革中罪与非罪的界限,保护参与国有企业改制的这些老企业家的合法权益。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藏阿里地区司法处,藏ICP备18000418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西藏阿里地区司法处 藏公网安案号:54252302000010号 网站标识码:542500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