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人民调解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便民服务 >> 申请人民调解 >> 正文
包头市青山区宋某家属与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
发布时间:2021-10-19 来源: 点击数:
【案情简介】

2020年10月某日,包头市青山区的宋某因重物砸伤入住某医院骨科进行治疗。入院后,初步诊断为右股骨干粉碎性骨折。医方建议动态观察,待骨科病情稳定后再行手术。期间,宋某称腹痛,并有恶心呕吐症状,医方给予输液、吸氧等治疗。10月某日凌晨1时许,宋某入手术室进行开胸探查术,在手术麻醉前突发呼吸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于当日凌晨死亡。

宋某家属对医方的诊疗存在质疑,认为治疗不当且不及时是导致宋某死亡的直接原因,要求医方对宋某的死亡负主要责任,并予以经济赔偿700000元。医方则认为,在治疗过程中,采取的救治措施得当,不承担任何责任,双方由此产生纠纷。1周后,宋某家属找到包头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医调委正式受理此案,并选派有经验的调解员组成调解组,负责本案的调解工作。首先,调解员对宋某家属进行感情上的安抚,并耐心倾听当事人的陈述,表示会给家属一个满意的结果。通过询问及查阅当事人提交的相关材料,调解员了解到,宋某入院时诊断为右股骨粉碎性骨折、双侧耻骨下支骨折、腰1-5横突骨折、腹部外伤、多处软组织擦伤。经相关检查后,医方随即组织普外科、心胸外科进行会诊,拟于5月某日在静吸下复合全麻麻醉进行开胸探查术,但在入手术室麻醉前,宋某突然意识丧失,呼吸心跳骤停,给予胸外心脏按压、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呼吸,效果均不佳,经抢救无效死亡。宋某家属认为,宋某平时身体很健康,发生这样的事情太过突然,难以接受事实,对医疗机构的治疗产生质疑,为何死者入院短短2天内就突发死亡,医方对其检查是否到位?死亡原因是什么?

调解员通过对案情了解分析后,将发生医疗纠纷后的调解流程、各项法律法规向宋某家属进行了宣讲,告知其如果对死亡原因存在异议,可以申请通过尸检来明确死因。宋某家属则表示尸检需要考虑,希望能通过医调委进行调解来满足家属诉求。次日,调解员便告知宋某家属准备调解相关资料,在准备资料过程中,出现突发事件,医方致电医调委,称宋某长子正在医院的住院处穿着孝衣,情绪非常激动,已扰乱了医疗秩序。调解员到达纠纷现场后,抓住重点及主要人物与其进行沟通调解,耐心安抚宋某长子及其亲属,劝解其要冷静面对,通过合法途径解决纠纷,并再次告知其调解流程及权利义务。通过调解员的不懈努力,最终宋某长子表示愿意接受调解员的调解,不再扰乱正常的医疗秩序,但希望对家属的诉求尽快给予合理答复。

为了维护良好的医疗秩序、避免事态恶化,经调解员研究讨论后决定采取“背靠背”的调解方案。首先,调解员再次对宋某家属进行沟通,认真听取宋某家属的陈述。其家属仍表示对医方的诊疗存在质疑,认为入院时医方未对宋某内脏进行检查而直接进入骨科诊断,延误了病情,造成宋某死亡,希望能够尽快给家属一个说法。调解员表示非常理解其家属的心情,并再次征求宋某家属是否考虑进行尸检。宋某父亲表示,儿子已死,希望能够尽快入土为安,不会再进行尸检,但希望医方免除儿子交的医疗费。此外,由于死者家属均为外地人,因而希望医院能够对在处理该事件时产生的各种费用、尸体存放在太平间产生的费用等予以适当补偿。

调解员对于死者家属的诉求表示同情,并表示在责任划分前,是不允许超出10000元医方自付的,希望其能理解。宋某父亲认为虽然有不超出10000元的规定,但考虑到宋某正当壮年就已经死亡,首先要免除医疗费,其次给予丧葬费、精神抚慰金至少20000元。针对此情况,调解员有理有据地告知死者家属,现在是法治社会,赔偿标准要依据《2020年内蒙古自治区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进行,因家属不同意尸检,在不能明确责任的情况下,医方是否能给其适当的赔偿是不确定的,调解员表示会尽最大努力给其家属一个满意结果,也希望家属要正确对待,不得做出过激行为,再次扰乱医疗秩序。通过调解员的耐心劝解和说服教育,最终,宋某家属对调解员的意见表示认可和信任,具体赔偿意见由调解员来协调确定。

了解到宋某家属的明确态度后,调解员认为,本案的突破口是医方的态度,如果医方能够同意对宋某的死亡给予合理的补偿,将是解决此纠纷的关键。随后,调解员立即与医方进行沟通。调解员将宋某家属的实际情况及诉求向医方明确后,医方表示同意通过调解程序解决本起纠纷。调解员趁热打铁,结合案情实际,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本着实事求是、公平公正的原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调解员向医方进行了讲解,分析医方接诊后检查不到位的情况,虽然符合治疗规范,但无法免除对宋某死亡应负的次要责任。调解员劝解医方要站在宋某家属的角度来看问题,表示宋某家庭经济较为困难,且为外来务工人员,宋某的死亡对其家庭造成了精神上的痛苦和经济上的损害,应给予理解并进行相应赔偿。医方在调解员的法律宣讲下,从对宋某死亡的事实出发,表示同意调解员的意见,愿意接受赔偿。接下来,调解员根据《2020年内蒙古自治区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计算,提出医方一次性赔偿宋某家属26480.13元的意见。在调解员的劝解下,医方表示同意调解员的调解意见,愿意一次性赔偿患方26480.13元。对此调解意见,宋某家属也表示赞同无异议。

最终,通过多次与双方沟通确认,双方当事人表示满意,一起医疗纠纷在调解员的努力下终于得以圆满化解。

【调解结果】

2020年11月某日,在医调委的主持下,医患双方达成一致,在平等自愿的前提下签订了调解协议,内容如下:

1.医院赔偿患方家属人民币26480.13元;

2.双方医疗纠纷调解案,通过包头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一次性解决,医患双方不再反悔;

3.在市医调委的监督下,医方于2020年11月某日一次性将人民币26480.13元付给患方家属。

调解协议签订完毕后,医调委协助双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了司法确认,以赋予人民调解协议强制执行的法律效力。

【案例点评】

本案中,宋某因为重物压伤很有可能内脏出现异常,医方在做好各项检查及科室会诊的同时,更要详细、多次、反复告知患方所存在的风险,让其了解病情变化,做好心理准备,做好提前预防,防范于未然。在本案中,调解员能够多元化进行调解,耐心疏导医患双方,找准矛盾要点,抓住主要人物,直击死者家属心结,在签署协议后,带领医患双方进行司法确认,更加充分地保障了医患双方的权益。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西藏阿里地区司法处,藏ICP备18000418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西藏阿里地区司法处 藏公网安案号:54252302000010号 网站标识码:5425000019